首頁>古文典籍>鬼谷子>《符言》原文、翻譯

《符言》

  安徐正靜,其被節先肉。善與而不靜,虛心平意以待傾損。右主位。

  目貴明,耳貴聰,心貴智。以天下之目視者,則無不見;以天下之耳聽者,則無不聞;以天下之心思慮者,則無不知;輻輳并進,則明不可塞。右主明。

  德之術曰勿堅而拒之,許之則防守,拒之則閉塞。高山仰之可極,深淵度之可測,神明之德術正靜,其莫之極。右主德。

  用賞貴信,用刑貴正。賞賜貴信,必驗而目之所聞見,其所不聞見者,莫不諳化矣。誠暢于天下神明,而況奸者干君。右主賞。

  一曰天之,二曰地之,三曰人之;四方上下,左右前后,熒惑之處安在。右主問。

  心為九窮之治,君為五官之長。為善者,君與之賞;為非者,君與之罰。君因其所以求,因與之,則不勞。圣人用之,故能賞之。因之循理,故能長久。右主因。

  人主不可不周;人主不周,則群臣生亂,家于其無常也,內外不通,安知所聞,開閉不善,不見原也。右主周。

  一曰長目,二曰飛耳,三曰樹明。明知千里之外,隱微之中,是謂洞天下奸,莫不諳變更。右主恭。

  循名而為貴,安而完,名實相生,反相為情,故曰名當則生于實,實 生于理,理生于名實之德,德生于和,和生于當。右主名。

  如果身居君位的人能做到安祥、從容、正派、沉靜,既會順又能節制,愿意給予并與世無爭,這樣就可以心平氣和地面對下紛爭。以上講善守其位。

  對眼睛來說,最重要的就是明亮;對耳朵來說,最重要的是靈敏,對心靈來說,最重要的就是智慧。人君如果能用全天下的眼睛去觀看,就不會有什么看不見的;如果用全天下的耳朵去聽,就不會有什么聽不到的;如果用全天下的心去思考,就不會有什么不知道的。如果全天下的人都以像車輻條集輳于轂上一樣,齊主協力,就可明察一切,無可阻塞。以上講察之明。

  聽取情況的方法是:不要遠遠看見了就答應,也不要遠遠看見了就拒絕。如果能聽信人言,就使自己有了一層保護,如果拒絕別人進言就使自己受到了封閉。高山仰望可看到頂,深淵計量可測到底,而神明的心境既正派又深覺,是無法測到底的。以上虛納諫。

  運用獎賞時,最重要的是守信用。運用刑罰時,貴在堅決。處罰與賞賜的信譽和堅決,應驗證于臣民所見所聞的事情,這樣對于那些沒有親眼看到的和親耳聽到的人也有潛移默化的作用。人主的誠信如果能暢達天下,那么連神明也會來保護,又何懼那些奸邪之徒犯主君尼?以上講賞罰必信。

  一叫作天時,二叫作地利,三叫作人和。四面作方,上下、左右、前后不清楚的地方在哪?以上講多方咨詢。

  心是九竅的統治者,君是五官的首長。做好事的臣民,君主會給他們賞賜;做壞事的臣民,君主會給他們懲罰,君主根據據臣民的政績來任用,斟酌實際情況給予賞賜,這樣就不會勞民傷財。圣人要重用這些臣民,因此能很好地掌握他們,并且要遵循客觀規律,所以才能長久,以上講遵規循理。

  作為人主必須廣泛了解外界事物,如不通人情道理,那么就容易發生騷亂,世間鴉雀無聲是不正常的,內外沒有交往,怎么能知道世界的變化。開放和封閉不適當,就無法發現事物的根源。以上講遍通事理。

  一個叫作“長目”,一個叫作“飛耳”,一個叫作“樹明”。在一千里之外的地方,隱隱約約、渺渺茫茫之外就叫作“洞”。天下的奸邪的黑暗中也是不變的。以上講洞察奸邪。

  依照名分去考察實際,根據實際來確定名分。名分與實際互為產生的條件,反過來又互相表現。名分與實際相符就能得以治理,不相符則易產生動亂。名分產生于實際,實際產生于意愿,意愿產生于分析,分析產生于智慧,智慧則產生于適當。以上講名實相符。

參考資料:佚名.子夜星.http://www.ziyexing.com/files-5/guiguzi/guiguzi_yiwen.htm

股票价值投资